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天殘殤 第八百一十七節 情之為物(23)


  唐靖與齊御封也有過數面之緣,雖然交情不深,但也比較熟識,如今勢同水火,唐靖心中憤怒之余,也略微有些感慨,沉默片刻后,還是勸說道:“承蒙齊教主高看,唐靖曾游玩陰風嶺,受齊教主盛情款待,與陰靈教弟子談笑,如今依舊歷歷在目,感恩在心,所以奉勸齊教主一句,陰靈教雖然獨霸一方,但比我唐家堡,確實還是遜色些許,若齊教主此時收手,或許還來得及,唐靖實在不愿見陰靈教與我唐家堡廝殺。”

  聽見唐靖的話,齊御封心中不由得為之一動,頓時對唐靖更多了幾分欣賞,露出些許復雜的笑容:“多謝唐少堡主…只是…!唐少堡主把江湖想得太簡單了,若非身不由己,誰又會以命相搏?許多事容不得我們選擇,從我們踏入江湖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。”

  唐靖很清楚,這么大的事,不是自己簡單的勸說就能解決的,所以也并未想過苦口婆心的勸說,見齊御封還是不愿意放棄,知道在勸也只是多費唇舌,并無絲毫作用,只能放棄,輕聲嘆息道:“誰又不是身不由己?誰又不是以命相搏?都是自己的路,既然齊教主心意已決,唐靖也不在多說什么,但愿齊教主能夠幡然醒悟,懸崖勒馬才是。”

  齊御封身旁的毒妖見唐靖并未有攻擊之象,心中的警惕也漸漸放下,從懷中拿出一個藥瓶,靠近齊御封一步,遞給齊御封。

  其實齊御封心中很清楚,從自己計劃失敗的那一刻起,陰靈教已是敗多勝少,唐靖雖然是自己與唐傲霜談條件的唯一籌碼,但眼下陰靈教能不能解圍,唐靖只是‘藥引’,月神愿意出多大的力,才是根本。所以齊御封原本想對唐靖下藥,控制唐靖,此刻出于心中的那一抹未泯滅的君子之道,以及對唐靖的欣賞,卻伸手將毒妖的藥瓶擋開,只對唐靖笑道:“既是如此,那就有勞唐少堡主移步禁地之中歇息。”

  毒妖的手被齊御封擋開,不由得一愣,側頭望著齊御封,面具下的那一雙美瞳,露出不解的神色,擔心道:“主人…!”

  “我自有打算,你無需多言。”齊御封知道毒妖的擔心,但心意已決,打斷了毒妖的話。

  毒妖正想繼續勸說,毒骨拉住了毒妖,從腰拿出一串鑰匙,扔向了身后看守唐靖的蝕骨萬毒,命令道:“把唐少堡主帶往禁地。”

  其中一個蝕骨萬毒接住鑰匙,兩人連忙前,解開了唐靖的玄鐵鏈。

  唐靖一陣詫異,并不知道齊御封打算做什么,但也并沒有多問,只跟隨兩個蝕骨萬毒向著禁地走去。

  齊御封既然已經決定,毒妖也只有奉命行事,但心中不是滋味,眼神之中流露出憤怒之色,望著越走越遠的唐靖,還是壓制不住心中的情緒,彎腰行禮勸說齊御封道:“唐靖功夫深不可測,若不加以控制,日后必成禍端,何況唐家堡偷襲我陰靈教,對我陰靈教大開殺戒,嵐洲護法與血蝠也慘遭毒手,我們若是放過唐靖,如何對得起他們?所以…還請主人三思…!”

  齊御封看了一眼毒妖,知道毒妖心中不服,望著唐靖離去的方向,微微嘆息:“情之為物,千斤難求!唐靖重情重義,恩怨分明,一個少堡主能做到如此,確實是一個難能可貴之人!”

  毒妖與毒骨都是齊御封收留的可憐之人,從十多歲就一直追隨齊御封,受齊御封精心培養,成為了齊御封的死士,并且替齊御封掌管蝕骨萬毒,對齊御封忠心耿耿,算得是非常了解齊御封的人,聽見齊御封的話,著實有些出乎意料,二人不由得一怔。

  “主人從小便告訴我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,主人此時怎可婦人之仁?”毒妖略帶怒火的質問了一句,那清脆的女子聲音,似乎帶著一絲心急的怨氣。

  毒骨與毒妖一同長大,對毒妖有愛慕之情,只是從未向毒妖明言,見毒妖情緒波動,連忙呵斥道:“主人做事一定有他的道理,怎可與主人這般說話。”

  齊御封自然也不會生氣,知道毒妖的擔心,回頭看著毒妖與毒骨。

  或許是受唐靖的影響,齊御封眼神之中竟然流露出對毒藥與毒骨的些許情義,微微嘆息,似乎要想說什么,話已到嘴邊,還是咽了回去,只說道:“唐靖不過是一顆棋子,用于牽制唐家堡,但卻影響不了我們的大局,倘若…到了他非死不可的時候,我也定然不會軟手!”

  毒妖雖心有不甘,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勸說,只能沉默,而毒骨也沒有在說什么。

  夜色降臨,鳥獸開始隱藏蹤跡,一彎殘月冉冉升起,靜悄悄的陰風嶺,只有那些許輕風,拂過樹林,晃動樹葉,留下“唰唰”聲響。

  都知道唐傲霜帶著唐家堡越來越近,隨時可能突襲陰風嶺,所以守衛在陰風嶺各處的蝕骨萬毒和陰靈教弟子,不敢有絲毫懈怠,只怕閉眼的一瞬間,就在也不用睜眼。

  而唐傲霜答應吳翼多給兩天時間,所以唐家堡的人此刻距離陰風嶺還有些距離,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動靜。

  吳翼雖然沒有把自己所有的計劃告訴唐傲霜,但也對唐傲霜說了個大概,并且與唐傲霜約定在明日清晨動手之后單獨離開了。

  岳玲憂已經帶著‘夜魔’到了陰風嶺之下,只待天明時分,唐家堡進攻陰風嶺之時,以鐵菲的信號行事。

  至于吳翼,夜半之時趕到了與岳玲憂約定的地點,與岳玲憂匯合,靜待時機到來。

 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,從遠天的的地平面緩緩升起,那刺眼的萬丈光芒照亮陰風嶺,鳥獸如平日一般,喚醒了沉睡的陰風嶺,可是陰風嶺之卻沒有了往日的生氣。

  堅守了一夜的蝕骨萬毒以及陰風嶺弟子,隨著太陽的升起,戒備之心也漸漸降低,疲倦的眼睛,讓他們打起了哈欠,又熬過了提心吊膽的一夜。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天殘殤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prwx.org
Copyright © 2017 飄柔文學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真人街机捕鱼外挂 浙江体育彩票6 1开奖结果 怎么买新疆时时彩 11选5前三破解算法 平码计算6肖公式规律 股票流通市场 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精准六肖期期中 资料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走势 重庆时时彩软件免费版下载 上海天天彩选4规则 捕鱼达人3旧版本去哪里下载 未来云南麻将官网 幸运飞艇开奖 福建22选5一等奖多少钱 1000炮金蟾捕鱼下载 长沙麻将高级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