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元靈法則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三十六劍翼玄方


  “隱世種族幻月一族是嗎?你……”一時間,冰怡茹不知道該怎么說了,“……拍賣會之中你做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,接下來,你準備怎么做?或者說,你準備去哪里?”

  前面的小姑娘看著冰怡茹微微愣住,然后警惕的看向冰怡茹,對此冰怡茹無奈輕笑,“不是,你現在都到這里了,你再這么警惕有什么用?警惕的時間段不對吧,在上來之前才對,先說好,你的幻對我們可沒用,所以別白費功夫了。”

  對于冰怡茹的話,她依舊是保持懷疑的態度,還是警惕的看著冰怡茹。冰怡茹也不怪她,攤手細笑道:“如果我們想要傷害你,或者做出別的什么對你不利的事情,我也就不會把你請上來了,所以啊,稍微放輕松一點,當然,也請你明白一件事情,你就算是再怎么警惕,在我們的眼中,你也不過是一只小小的跳蚤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小姑娘想反駁,可是到了口邊的話又咽回去了,她確實打不過。

  小姑娘想了想,身體這才稍微的放松下來,冰怡茹將她的動作盡收眼底,輕輕笑道:“你好像是被抓回去了吧,不知道你是怎么跑出來的?”

  冰怡茹看著她,面前的小姑娘一下抬頭,眼睛之中浮現了水霧,重重的咬了咬唇。

  看她這樣子,冰怡茹稍微愣了一下,自己說的很過分嗎?輕咳一聲,“你如果不愿意說也沒事,我呢,對你挺感興趣的,因為你合我胃口,所以我想幫你,幫你離開這里,但是你必須想好,你想去哪里,回到你的家里?還是離開去別的地方?你自己要想清楚,這種時候如果你回去的話,很有可能就再也出不來了,不可能那么好運的遇到我兩次的,所以,想清楚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小姑娘一下子淚眼婆娑起來了,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了,看著冰怡茹,哽咽的問道:“你,你為什么要幫我。”

  “沒有什么特別的理由,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,你的做法挺符合我胃口的,所以我想幫你,你就當我日行一善吧。”冰怡茹隨意的揮了揮手,解釋道。

  小姑娘低下頭,不知道想些什么,冰怡茹也不著急,她暫時還有時間,不過也僅次于現在,過不了多久,說不定就沒有時間了呢。

  “蘇洹。”小姑娘突然間抬頭說道。

  “什么?”冰怡茹不是很明白。

  “蘇洹,是我的名字。”小姑娘,不,是蘇洹,對冰怡茹解釋道。

  “不應該是蘇幻嗎?”冰怡茹下意識的問道,因為靜姨告訴她的就是這個名字,現在看來,這其中還有隱情啊。

  “呵。”蘇洹冷笑一聲,解釋道:“對啊,不應該是蘇幻的嗎,可是我有什么辦法呢,我想跑,可是在他們的面前,我根本就跑不了,我只能被迫的頂著蘇幻的名頭,被他們‘賣出去’,呵,可我明明不是蘇幻呢。”

  蘇洹的目光有些暗沉,“我一直都渴望著有一個完整的家,那一天終于有了,他們找到我,說我是他們家丟失了小姐,我很欣喜,我以為我找到了我的家人,在村里人的祝福下,我跟著他們離開了,可結果,結果……”

  說著,蘇洹的聲音越來越冰冷,“他們想的只是要我代替他們的大小姐罷了,那個人,才是真正的蘇幻,而我只是一個被他們找來的可憐替罪羊罷了。”

  冰怡茹差不多明白了,出聲問道:“你的名字是誰起的?”

  蘇洹微微一愣,有些疑惑,回答道:“聽說我小時候是順著洹水漂下來的,然后蘇大叔救了我,并將我撫養長大,我隨著他的姓,名字是他給我取的,怎么了嗎?”

  “沒事,就是覺得有些奇怪,你的名字是蘇洹,那個幻月一族的大小姐叫做蘇幻,先不說別的,就這名字你不覺得很巧合嗎?可能是我多想,不過萬一,我是說萬一,萬一真的是有預謀的,那么那個救了你的人,并不一定就是好人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蘇洹的聲音一下尖銳了起來,一下車內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她。

  她有些驚慌,有些害怕,看向冰怡茹,身體微微的后退,“這絕對不可能。”

  “我也沒有說一定是,這只是猜測,我這個人啊,經歷了一些事情,所以呢,我想的比較多,也比較惡意。”冰怡茹輕笑一聲,然后說道:“這件事情就先到這里吧,我們還是趕緊說一下別的事情吧。”

  “什,什么?”看著冰怡茹突然間嚴肅起來,蘇洹有些害怕。

  “你的遭遇我們尚且不提,我也幫不了什么,你到時候自己查吧,別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。”冰怡茹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,隨即嚴肅的說道:“你偷東西這件事情,我想還是得問清楚的,你這是慣犯啊,能在白帝商盟的看守之下將東西偷出來,挺厲害啊。”

  “那個,我,我其實,是好人。”話說的有些打結。瞧,這話說的她自己都不相信,更別說別人了。

  “我等著你的解釋。”冰怡茹點點頭道。

  “我,我確實是慣犯,因為我學的就是這個,可是,可是我平時偷的都是那種富有油水的人,他們的錢財多數屬于不義之財,我偷了他們的金銀珠寶,也,也不是為了我自己偷的,我將那些東西全部分給了有需要的人,我這,也算做好事了呀。”

  小姑娘目光游離的說道。

  “哦,看不出來你還是一個俠女啊。”冰怡茹面無表情的看著她,緩緩說道。

  “那是,我這是做好事不留名……”蘇洹以為冰怡茹是在夸自己,可是她突然看見冰怡茹那淡冷的目光,一下就笑不出來了。

  好嘛,人家不說話了。

  “不管你拿那些東西做什么,偷東西都是不對的,或許你認為你做的是好事,但是,你的那些東西是偷的,這個做法,從根本上就是錯的,你可以不管世人的看法,可是你得自己約束。”冰怡茹認真嚴肅的看著她,輕聲的說道。

  “我知道了……”蘇洹非常小聲的應道。

  “你說你之前是為了那些窮苦人家,劫富濟貧,那么你偷的那個靈核呢,也屬于劫富濟貧?劫什么富,濟什么貧啊?”冰怡茹看著她,清冷的問道。

  “額,那個是因為……”蘇洹猶豫了很久,然后說道:“這是我師門的規定,所以,不能說。”

  “師門?”冰怡茹看著她,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,“行吧,那就這樣,你的事情就這樣吧,離開這里,就送你離開,你先想一下你要去哪里吧,至于你所說的那些事情,我會讓人去調查的,希望,你沒有騙我。”

  “不會不會,我不會騙你的,你……”她看了看冰怡茹,猶豫之后問道:“我怎么稱呼你呀。”

  “冰怡茹,冰凌宮主。”說著,冰怡茹輕輕的抬起了手臂,上面雪花手鏈帶著寒氣,蘇洹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冰冷,冰……

  蘇洹一臉的震驚,眼睛瞪得大大的,不是吧?

  “你之前所做的事情跟現在沒有關系,我幫你離開,之后怎么樣,就要看你自己的了。”冰怡茹也不想多說,要是剛才沒有碰上,或許她也不會想起她的,現在嘛,能幫她那也不介意幫一下,誰叫她將那個陣圖送到星曉豪的手里呢。

  說到陣圖,冰怡茹想起來了,那個陣圖怎么樣了。

  “你隨便坐。”說著,冰怡茹一下到了窗邊,撩開窗簾,對星曉豪喊道:“小豪小豪!”

  星曉豪抬頭看了一眼,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那個陣圖怎么樣啊?”冰怡茹非常的好奇,在她的后邊,藍鳳兒和紫玉欣也是露出了小腦袋,她們也很感興趣呢。

  “三十六劍意玄方,這是那個陣圖的名字,至于怎么樣的,還不知道。”星曉豪搖了搖頭,他還沒有去感知這個陣圖具體的作用,他現在主要的就是在想剛才涌進腦海之中的那段記憶,到現在他腦袋還疼著呢。

  “那你沒事吧?”冰怡茹趴在那里,擔心的問道。

  “我沒事。”星曉豪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  “真的?”冰怡茹瞇著眼睛,她現在越來越不相信星曉豪了。

  “不信你問師姐。”星曉豪趕緊將洛殤影拉了出來。

  冰怡茹還真的看向了洛殤影,洛殤影正面色奇怪的看著星曉豪,看見冰怡茹的目光看向自己,這才輕嘆一口氣,點頭應道:“目前為止沒有發現不對的地方。”

  “那行。”冰怡茹點頭就縮了回去。

  外邊,余酆行走在馬車的陰暗之中,讓所有人都忽視了他的存在,整個人就如同霧氣一般,帶著一種朦朧、虛幻的感覺,忽隱忽現,無人所見。

  君亦寒掰了一下脖子,忽然冷笑一聲,“有麻煩上門了……”

  話剛說完,前邊就有人將他們的車隊給攔了下來,車內冰怡茹這個不安分的小姑娘差點沒摔下去,幸好白墨蓮一把將之抱住了,“叫你不安分的,坐好!”

  說著,還在小丫頭的屁股上拍了一下,冰怡茹抬頭委屈巴巴的看著媽媽,這個能怪她嗎,她也想不到啊。

  “全部人下車,我們要檢查。”另一群人突然間的沖出來,將她們的車隊給攔了下來,雖然已經有所猜測了,可是沒有想到竟然真的大膽,簡直不知所謂。

  本來白墨蓮也不想說什么的,可這不是差點把自家閨女給摔著了嗎,她現在很不爽,聲音冰冷的說道:“寧遠臣,去解決了。”

  在外面的寧遠臣本來就想去解決的,然后突然間就聽到了白墨蓮這樣的一句話,哎喲,那叫一個驚嚇啊,趕緊的上前,上前的瞬間,臉色充滿了怒火。自己之所以被兇,還不是因為這些人啊,所以寧遠臣現在非常火爆,可以將人點著的那種。

  “趕緊的,你們一個個的聽不了啊,趕緊全部人……”寧遠臣三步并兩步的來到那說話人的面前,一把抓住他伸出來的手指,用力一掰,面目猙獰的說道:“全部人什么?啊?你丫算什么東西啊,竟然敢在你爺爺面前動土,活得不耐煩了吧,啊?”

  “啊啊啊,疼疼疼,斷了斷了,混蛋,趕緊松手……”這句話,讓寧遠臣更加的用力了。

  “啥,你叫我什么?”寧遠臣的臉色一個兇狠啊,更加的用力了。

  “啊啊啊,不不,大哥大哥,我錯了,錯了,松,松開……”那人已經痛到不行了,立刻就求饒了。

  “哼!”寧遠臣一把將人丟開,然后說道:“趕緊把路讓開,不知道你們吃了哪里的熊心豹子膽,竟然膽敢擋白帝商盟的路,信不信滅了你們。”

  白帝商盟所說的滅,自然不會出人命,不過那種滅,甚至比出人命更加的嚴重。

  被寧遠臣丟回去,他本來剛想下令動手的,可是一聽是白帝商盟的,一下子把話給憋回去了,那動作,稍微有些滑稽,“白帝商盟!你,你是?”

  “怎么,瞎了你們的狗眼,看不出來這是白帝商盟的車駕啊,還不趕緊給我讓開。”寧遠臣面目猙獰的吼道。

  那人也不顧疼了,趕緊的后退,然后眾人讓開了一條道,一個青年緩緩走了上來,應該是主事的,他看了一眼寧遠臣,認出了他,趕緊恭敬的說道:“原來是您,我們只是在尋人,并非無意冒犯,不知能不能……”

  “不能!”寧遠臣一下打斷了他的話,“我告訴你,我們夫人在里面,一車子的女眷,不方便,明白我的意思嗎?趕緊讓開。”

  就算面前的這人是龍皇,他現在也不帶慫的,畢竟白墨蓮在后面啊,他會怕?這叫啥,這叫狐假虎威,這只老虎還是虎群里面最兇狠的哪一只,他怕誰啊?

  要是被白墨蓮知道寧遠臣這么比喻她,不知道寧遠臣的下場會是怎么樣的。想來……會很慘淡吧。

  “夫人……”青年已經知道是誰了,趕緊的讓開一條道,“是我們失禮了,向白夫人告罪,請。”

  說著,便讓開了一條路。

  “這還差不多。”寧遠臣也不多說啥,龍行虎步的走在前面,帶領著車隊往前走,那就一個嘚瑟啊!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元靈法則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prwx.org
Copyright © 2017 飄柔文學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真人街机捕鱼外挂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 前三 网上免费赚钱项目 急速赛车小游戏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走势图 江西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什么是股票 极速时时彩是黑平台吗 山东扑克牌开奖走势图 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福彩3D走势 宁夏11选五彩票网站 福建快3和尾走势图 河南快三中奖奖金多少 河南快三平台 山东11选5一定牛分布图 北京快3走势图北京快3基本走势图